国漆--恒久才是真价值

2017-02-28

生漆(天然漆),俗称“土漆”,又称“国漆“或“大漆”它是从膝树上采割的乳白色胶状液休,一旦接触空气后转为褐色,数小时后表面于涸硬化而生成漆皮。生漆的经济价值很碌,具有耐腐、耐磨、耐酸、耐溶剂、耐热、隔水和绝缘性好、富有光泽等待性,是军工、工业设备、农业机柏、基本建设、手工艺品和民用家俱等的优质涤料。

生漆简介

      在中国传统家具中,大漆的使用,源远流长。早在远古时代,就有关于漆树的记载。《尚书·禹贡》曰:“兖州厥贡漆丝” 。《山海经·西山经》中说:“虢山,其木多漆棕。英靼之山,上多漆木。”上面所说的兖州、虢山系指山东、甘肃一带多漆树,在几千年前已经用漆丝作为贡品了。

生长地区

      漆树主要分布在亚洲的东中部地区,越南、朝鲜、日本、缅甸等国均有漆树,但产量、质量都不如中国。中国的漆树生长于甘肃南部至山东一线的南方地区,这些地区湿润温度和环境,非常适于漆树的成长。 漆树是落叶乔木,树高可达20米。北京房山区天坑国家森林公园里,就有一株高约30米的漆树,树叶呈椭圆形、卵形或卵状披针形。初夏开黄绿色的花朵,秋季结果成扁球形,外观平滑呈黄色,生长到八年的漆树就可以割取漆液了,四十年树龄的漆树仍可割漆液。从漆树上割取的天然漆液,叫生漆,亦称大漆和国漆,也称作金漆。而熟漆是指经过日照、搅拌,掺入桐油氧化后的生漆。

      生漆为割伤漆树树皮自行流出的树脂,收获生漆后应注意,用愈伤防腐膜直接涂擦伤口,可使伤口迅速形成一层坚韧软膜紧贴木质,保护伤口愈合组织生长,防腐烂病侵染,防土、雨水污染,防冻、防伤口干裂。同时还可常年使用护树将军涂刷树体防止树木皮层病虫害。

      每年割漆的时间,从四月到八月为宜,三伏天所割的漆质最佳,因为盛夏时水分挥发快,阳光充沛,产出的漆质量最好!每天日出之前是割漆的最好时机,漆农用蚌壳割开漆树皮,露出木质切成斜形刀口,将蚌壳或竹片插在刀口下方,令漆液流入木桶中后,以油纸密封保存。

      此时的漆液呈灰乳色,与空气接触后变成栗壳色,干后呈褐色。“白赛雪、红似血、黑如铁”就是说天然漆从液体状态到氧化干涸后,色泽由浅到深,最后形成坚固的漆膜的过程。说到大漆的颜色,在古代有这样的说法:“凡漆不言色者皆黑”。今天人们形容暗夜能见度差,也常用漆黑一片来形容夜色黑到了极至。

      前面说过大漆的原色栗壳色,为什么此时又说漆是黑色的呢?“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杜甫诗中的朱门仍是王府宅邸、官府大门,朱漆大门在那时不是随便可以漆的,除了皇室显贵,绝大多数人家选择了黑漆大门,既避僭越之嫌,又不涉足权贵。 原来栗壳色的大漆成为黑漆,这得从大漆的成份说起:漆树上割出的漆液成份有:漆酚、树胶质、氮、水分及微量的挥发酸等,其中近80%的成份是漆酚。而且漆酚的含量越多,大漆的质量就越好。大漆含氮物质中的酵素,能促进漆酚的氧化,大漆略带酸味的独特味道,就是这样发出来的。

     生漆是我国特种林产品,历史悠久。据记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元代晋丘衍“学古篇一中称:“上古无笔墨,以竹挺席漆书竹上。”韩非子十过篇说苑中写道:“尧禅天下,舜变之,作为食器,斩木而裁之……,犹器黑之以为器,……舜洋天下,禹受之,作为祭器,漆其外而朱囫其内。”在我国出土文物的漆器,距令也有二千多年的历史,色泽艳丽如新,远非现代合成漆所能馄美,故称“涂料之王”。

      我国的精美漆器和制漆技艺,远在汉唐时期就传到日本、朝鲜;泰国、缅甸、印度以及法国、德国、意大利等欧亚各国。例如:日本正仓院至今仍收藏有我国唐代泥金绘漆、金银平脱等。又如闻名欧洲大陆的罗贝尔,马丁一家的漆器,其制作风格就是模仿我国的,这就是欧洲人民所谓的中欧混合体的“洛可可’’艺术风格。

      我国发动人民对生漆的生产和利用历史悠久,并有着丰富的培育、采割和制作的经验,但在长期的封建统治和近百年来帝国主义的掠夺与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摧残下,生漆生产始终处于分散的野生资源和“百里千刀一斤滚”的小生产经营方式,发展十分缓慢。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十分重视生漆生产,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国家制定了生漆生产的发展规划,制定了生漆的管理、收购和分配的办法,既发展了山区经济,又支援了社会主义建设和对外贸易的需要。

生漆的用途

      由于天然生漆具有许多优良特性,因此用途十分广泛。它可以用作军工、化工、纺织、轻工、造船、机电以及工艺制品等方面的重要涂料。

      现将其用途简述如下:

(一)可用作优良的防腐剂 生漆的防腐性能,对于木材、房屋、器具、钢铁、管适、车船等都有良好的防腐效果。这些器物因经常受到日光、风雨、潮湿、海水的浸浊,以及与空气发生氧化作用,易于腐朽、;生锈和风化,涂上了生漆可以起到保护的作用。我国首都北京的天坛,迄今已有数百年之久,梁柱未腐,主要是涂有生漆之故,海洋舰艇和船舶的下水部位长期浸抱在海水中,经受海水和海洋生物附着的侵袭,不仅影响其使用寿命,而且降低了航速,若使用含有生漆成份的涂料涂刷,便可防止其受损害口在化学工业和采矿工业上的各类管道,以及油罐、塔、柜等设备,因在使用过程中遭受各类介质的腐蚀,采用生漆改良涂料后都有很好的防腐蚀能力;此外,例如从石油井开来出来的原油含有一定量的硫分,使设备易于掉坏,如涂以生漆或生漆改性涂料,可以显若地提高其设备的利用率。

(二)可用作纺织印染工业的理想涂料 纺织纱管每分钟的转速达一万六千至二万转,稍有变捆就会断纱,因此,对木质纱管必须保证耐磨、耐热、防潮不变形和有一定的抗拉力。由于生漆的密封性、耐热性、耐磨性好,其膨胀系数又与木质相近,不会发生龟裂和变形,所以,生漆是纺级纱管十分理想的涂料,,在化纤生产和丝绸印染工业中,使用生漆或生漆改性涂牢十涂制皮辊和印花版都有着同样的作用。

(三)可用作电器设备的良好绝缘材料 由于生漆的漆膜具有优良的电绝缘性和一定的防辐射性能,因此,它是电机、海底电缆漆包线等电器设备的良好绝缘涂料,对某些辐射试验研究设备也是很好的涂料,又由于生漆能耐油和耐有机溶剂,所以,它又是航空油罐内的良好涂料。

(四)是漆器工艺制品的良好涂料 我国漆器工艺品驰誉世界,是传统出口商品,如福州脱胎、北京雕漆、贡必方漆器等。这些漆器不仅具有我国独特的民族风格,还因为生漆漆膜光亮,色泽耐久,保光性能特优,因而具有经久不会变色,不易污染,不怕虫咬和不受温度影响的特点。

此外,生漆还是一味重要中药,泡制后可用于治疗疾病和外伤止血。我国古代名医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一中说:“千漆人药,主治绝伤今卜中,续筋骨,填髓胞,安五脏,五侵六急,风寒胆脾……有驱虫止咳等动效”。

综上所述,由于生漆具有许多优良性能,其用途是很广的。随着改性涂料的贪展,生漆在国民经济建设中的需要将日益增多。大力发展生漆生产,对于支援社会主义四化建设,发展山区经济,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我国生漆概况

      生漆是国家经济建设的重要物资,同时也是我国传统出口产品之一。历来盛铂国外市场,而且我国所产生漆,在世界上属于经济价值最高、质量最好的一种,数量上也最多。在解放初的1950年全国生漆产量仅为2.6万市担。但由于党和人民政府的重视,为了保护漆农的利益和保证国家的需要,把生漆列为国家二类物资,实行统一收购,统一调拨,生漆生产得到了迅速的恢复和发展。1953年生漆产量上升至3.5万市担, 1957年产量增至4.3万市担,比1950年增长了80%多。近几年来,生漆的生产有了较大的发展。据统计, 1978年全国漆树已增加到4.1亿株,比1975年增加60%,生漆收购量4.1万市担,比1975年增加30%。1980年我国漆树达到约五亿株,收购达4.4万市担,预计到1985(预计,实际数量是多少?)年漆树将达到8亿株,生漆收购量将达到6.4万市担。这将为我国四化建设和扩大对外贸易提供丰富的物质资源。

       我国生漆的分布很广,从北纬21度至42度,东经90度至127度之间的山区都可生长,而其中以秦岭、巴山、武当山、武陵山、大娄山、乌蒙山山脉,漆树茂密,树休高大粗壮,素有“漆源之乡’,之称。从垂直分布看,一般在海拔二百至二千五百米之间,其中以四百至二千米之间资源最盛。二千二百米以上有少量生长。从行政区域分布看,遍及全国二十三个省市,五百余县,其中以陕西、湖北、贵州、四川、,云南五省最多,其次是湖南、江西、安徽、浙江、福建、台湾、山西、河北等省,其他如广东、广西、辽宁、北京、山东等省市也有相当资源。

      中国生漆的干燥成膜的必需条件--窨室

      中国生漆的干燥成膜必须在一定的潮湿闷热环境中完成,这种环境在自然条件下往往极不稳定,因此必须创造人为的环境条件,这个条件就是窨室(又称为地窨、窨房、窨箱)。窨室是采用密闭方法建造的,内通喷淋恒温设备,并有置放漆胎的托盘、窨楞和照明设施。由于对漆的性质很早就为人们所认识,所以窨室的运用远在秦朝以前。

     据《史记》记载,秦始皇的儿子秦二世有一次问他的大臣,生漆这个东西太好了,不仅能装饰宫殿、器物、油饰祭器寿器、制作盔甲箭簇、书写文字,那么能不能把皇宫的城墙用漆漆上呢,那样宫墙该多好看呀。

大臣一听,知道秦二世又在胡思乱想,便连忙说道,皇上,你的想法太高明了,在你以前的任何人也不敢象你那样大胆,我认为用漆漆城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虽然把整个城漆上一遍,要花费很大一笔金钱,百姓会埋怨的。可是这怕什么,多么壮美华丽,而且城被后城墙光滑如冰,荡荡如水,敌人就很难爬上来,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想法。不过漆城并不难,只是这么大的城墙就需比城墙还大的荫室(窨室),涂上的漆才能干燥,搭上这么大的荫室,皇上出入不便,也影响皇宫的美观,这可怎么办,还是请皇上裁定。

      秦二世听着十分舒服,也就不再坚持,因此哈哈笑了一阵,最后不提漆城一事了。

      如果当时,秦二世真的要用漆漆城的话,恐怕历史上会留下一件不亚于万里长城的珍贵巨大漆器作品。

     漆在窨室中一般经过五个小时左右,便可软性干燥,由于气候及漆的性质不同,有时则需七、八个小时才可以干燥。这层漆干燥后(是一种软性干燥,并非干固硬化),拿出来再涂刷一层漆,送进窨室,待干燥后再拿出来光漆,如此反复进出,漆层少则几十层,多则上百层,甚至四、五百层。每天按干燥时间只可涂光二层,不去计算天气变化的影响和整体修边的工艺时间,仅光漆就至少需要四十天左右,多则上百天,几白天。漆层越厚光漆时间愈长,其中不能有任何偷懒取巧,否则,稍一疏忽就会出现漆层窝浆不干或漆层剥落。

比黄金昂贵的宋代雕漆

     北宋的前期经济较为发达,其工艺品的制造也相当出色,特别是宋朝的皇帝生活豪华奢侈,对珍贵的工艺品大肆追求,不惜耗费巨资制造精美华贵的装饰品、陈列品。

     宋代的瓷器制造闻名于世,官办、民办的瓷窑数量很多,较有名气的就有几十个。后世称景德镇瓷为国瓷,其实,在宋代景德镇还不是十分出名。

     与此相媲美的是宫廷内府对雕漆大感兴趣,拨巨资扶植。竟用黄金白银制作雕漆内胎。历来漆器的内胎,多以木料制造,间有皮革、陶器,上述材料来源较广,制作有基础,漆的附着性好。而黄金、白银等贵重金属,多用在器物的外表和口底线部位,或局部地方镶嵌装饰少量金银,以式华贵。整个胎体都使用黄金白银,外部却用雕漆包裹,不露金银质地,间或露出少量金地,实属罕见,惟北宋雕漆有此现象。

    宋代皇宫内府制作的雕漆种类较多,盒、盘、手镜、瓶、扇坠等,内胎大多用黄金白银。民间雕漆也是流向皇宫,因而也有用白银为内胎的。金、银的压延性能好,容易敲制成各种器皿胎体,而且由于物体性能比较   稳定,不易氧化,因此漆层也不易脱落。从工艺制作来看不无好处。但价值昂贵,用贵重的金银当成雕漆的内胎,说明雕漆受到皇宫重视以及对雕漆艺术的偏爱和侈奢。雕漆工艺品在宫廷的地位高于其他工艺品。可以想象,宋代雕漆的艺术成就个艺术魅力,一定是惊人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宋代雕漆也遭到的其他工艺品所从未遭到的厄运。北宋覆灭后,宋王室南逃,偏安杭州(临安),把北方大量艺术品携往江南,许多工匠也从北方迁往江浙一带。国力衰竭,经济萧条,而南宋皇帝还沉缅于酒色之中,根本无意收复北方。这样,宫内的奇珍异宝大量流失盗窃,市面古玩店铺中逐渐出现从宫中流落出来的雕漆。一次,有人不慎将雕漆盒掉落地上,漆层脱落,当拾起残缺雕漆时,发现漆层下竟是黄灿灿的黄金,立即转愁为喜,于是便把雕漆全部剥下来,整个内胎竟是黄金所制,于是又敲剥店内的其他雕漆,又得到一些黄金白银内胎。

      雕漆内胎全是黄金白银的消息不胫而走,传便朝野。一时间见雕漆就毁,是雕漆就砸,人们争相寻找雕漆,不问情由,不问朝代,也不管是否真是金银胎,都争相剥毁,形成一股雕漆取黄金的风潮。结果,不出一年,宋代雕漆制品被毁得干干净净。其实,就是宋代的雕漆也是不可能全部用黄金制胎,但是在这种求金狂热的冲击下,连不是金银为胎的雕漆也难幸免,这真是艺术史上的悲剧。

      现在是人们难以见到宋代的雕漆是不足为怪的。为什么唐代雕漆也极为罕见,恐怕也与此种“剥毁”浪潮有关。追求黄金的人们是不会去认真鉴别唐宋雕漆的真伪个艺术价值的。

      裾考证,宋代的雕漆仅存三四件,有二件在日本,有二件在国内,都是木胎剔犀雕漆。国内的宋代雕漆还是新中国出土的南宋文物。再有的称之为宋代的雕漆文物,几乎都是后代的作品伪称宋朝。

      朋友,你到过故宫博物院吗?这座东方皇家建筑,经历了五百七十余年,本身就是一件极为壮丽的国宝。这座惜日的皇宫中,珍藏着许多举世罕见的雕漆宝物,在皇帝议论政事的大殿中,陈置着三米高的《雕漆山水三扇御宝屏风》,皇帝的书房中有雕漆百宝格,收藏着朱红色的雕漆花瓶,永乐皇帝留下来的六方之筒人物故事笔筒,嘉靖年间的雕漆楼阁人物宝箱,等等。

      今天,故宫博物院不仅设立了青铜器馆、瓷器馆、兵器馆、珍宝馆,还专门把历代遗留下来的雕漆文物收集整理,开辟了两层院落六间殿堂的元明清雕漆器展览馆,展出以明清为主的精彩雕漆文物四百余件,在悠悠古乐之声的伴随下,中外观众怀着极大的兴趣,细细欣赏公开展出的故宫雕漆珍宝,人们不禁被古老精湛的雕漆艺术所折服,每一位中国公民会为祖国与这样出奇的工艺品而自豪,故宫博物院为此盛事还出版了一本大型精美的《故宫博物院藏雕漆》画册。

      雕漆作为博物院的藏品,绝不仅是北京故宫博物院,现在台湾台北的故宫博物院也收藏着四百件宝贵的雕漆器,其中有不少珍品。英国博物院中收藏的雕漆剔红二龙戏珠大瓶。日本国的博物馆中,如德川美术馆,跟津美术馆,也藏有一些中国雕漆文物。

      从漫长的文明史来看,我国雕漆数量是很少的,而且只有我国才会制作,制作又是那样精细复杂,艺术风格又是那么高雅,所以,雕漆珍品便自然成为竞相收藏的宝物,在阿尔及利亚,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太太,只有当重大节日时,才把自己珍藏多年的雕漆瓶拿出来供家人欣赏,节日一过,立即又收藏起来,老太太说:“这是我们的传家宝。”

      北京雕漆厂制作的精品,分别被中国美术馆、人民大会堂、工艺美术博物馆和其他单位部门收藏。一九一五年首次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展出并获奖的《剔红群仙祝寿屏风》,由于声名远播,作品愈加显得珍贵。因此,这件珍品被人转让收藏,时过七十余年,后来竟不知去向。后来北京雕漆厂曾许以重金酬谢,多方询问,这件极为珍贵的雕漆佳作依然音讯茫茫。这不能说不是我国文化艺术的一大损失。

雕漆红楼梦曹雪芹

      一九八七年,北京电视台举办《红楼梦》知识竞赛,经过激烈角逐,决出了名次,最后,北京一位红学爱好者获得了第一名。评委会将一块事务英寸雕漆《宝玉黛玉偷读西厢剔红盘》奖给了比赛夺魁者。节目主持人在发奖会上介绍了雕漆奖品,因为是最佳收看时间,现场报道立即引起了轰动,一时之间红楼梦、雕漆盘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传为佳话。

把《红楼梦》故事表现在雕漆艺术品上,正可谓凤凰落在梧桐树上,珠联璧合。把雕漆艺术品作为《红楼梦》知识竞赛的的头奖,更是恰如其分,再合适没有了。

      因为雕漆与《红楼梦》一书确有不解之缘,雕漆与《红楼梦》的作者——伟大的文学家曹雪芹有密切关系。

     《红楼梦》这部中国最伟大的现实主义小说,是世界闻名的文学宝库。这部著作也是中国工艺美术品的丰富宝库。书中似乎“无意”地把中国古代最著名的工艺美术品囊括殆尽。

其中关于我国雕漆漆器、描金漆器、镶金丝漆器、洋金洋漆漆器,描写的真实确切。

      清代,宫廷所需的雕漆艺术品不是在北京内务府制造的,而是在江南富庶之地苏州一带制造的,有江宁苏州织造征集来呈送京城。(曹雪芹幼年时居住在江宁、苏州织造府中)。在这个过程中,曹雪芹获得了雕漆艺术的广泛知识,为他后来创作文学巨作《红楼梦》提供了生活素材。

      现在较为一致的看法,《红楼梦》前八十回是曹式所写,后四十回为高鹗补续。从工艺美术品描写的角度来评论,前八十回,雕漆等传统工艺美术品,似乎有意无意间地出现在所有的章节中,穿插在人物、场景的合乎情理的过程中。而后四十回,不仅绝少描写工艺美术品,雕漆艺术品竟然再没有出现过。

      作为闻名于世的雕漆国宝,在文学艺术作品中得到如此重视,成为文学艺术作品中的一部分,惟有曹雪芹,惟有《红楼梦》才能做到。曹雪芹重视中国传统手工艺,一反封建世俗偏见,对中国工艺美术寄于满腔热情,具有细腻而深刻的理解,这从另一侧面映衬出曹雪芹的伟大。


雕漆——中外文化交流的王子

      雕漆作为中国特有的民间艺术珍宝。起到中外艺术文化交流友好使者的作用。

      历史上,我国的漆器及漆器制造技术就为周围邻国所推崇,派人到中国来学习,我国也曾哟不少艺匠、艺师到这些国家传艺,从而使得不少亚洲民族也学会了漆器艺术,后来,这些民族又把漆器艺术向前发展推进,使漆器更臻善臻美,中国的漆器艺术成为世界文化艺术的一个有机部分,所谓“漆器文化”,就是国际文化艺术界对古中国漆器艺术的赞誉。

      雕漆是漆器艺术的一部分,又是最珍贵和最杰出的一部分,虽然在历史上也曾传往海外他国,可惜,这种高雅的雕漆艺术并未成为其他国家的艺术,又由于种种原因,雕漆愈来愈成为只有少数人才能享受的艺术品,成为古雅而神秘的宫廷艺术。

      也许正因为如此,雕漆被人们,被世界的了解才越来越少。当景泰蓝工艺品、陶瓷工艺品、刺绣艺术品在世界上广泛流传、广为人知的时候,雕漆艺术却被封闭在红墙黄瓦的皇宫禁城之中,不被人知。

当历史推开皇宫森严厚门的时刻,雕漆工艺品才以鲜为人知的东方瑰宝的形象,向世界展示了自己独特的风采。人们以惊异的目光注视和欣赏着中国的雕漆,今天我国雕漆在美国、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朝鲜、日本、波兰、德国、保加利亚、法国、苏联、捷克斯洛伐克、瑞士、阿尔及利亚等国家,受到青睐与欢迎。中国文化艺术团到美国演出老舍名剧《茶馆》带去的是雕漆纪念品。

      中国体育代表团参加第二十四届奥运会,带去的是雕漆礼品。

      北京国际马拉松长跑比赛的奖杯也是雕漆珍品。

      莫斯科北京饭店重新装修时,要求用中国雕漆来布置陈设。这样,十堂具有中国民族风格的雕漆屏风,在苏联十月革命节七十周年前夕,向苏联人民展示。

      日本一年一度的民间艺术大表演,除了展现日本的民族精粹以外,还邀请外国著名的工艺美术家来参加盛会。而中国雕漆艺术家每次都被邀请参加表演。

      仅近二三年,中国雕漆艺术品就被近百个国际组织,多次国际友好活动,选为礼品、奖品、纪念品。雕漆成为中外首脑之间,政府之间,各界人士间,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艺术交流和感情交流的象征。

      从宫廷禁锢中冲出来的雕漆艺术,为世界人民理解喜爱,为全人类服务,古老的艺术获得了新的生命源泉,变得更加年轻而富有活力了。


友情链接: 慧聪木蜡油商城
品牌网站建设:创同盟